Pinned post

完美主义有害,有大害。要把「It just works!」贴在自己脑门上,已示警醒。

戴着口罩打喷嚏真的很爽,大家为什么不喜欢呢?

我对「有状态」和「无状态」的最初认知即来自于空调遥控器和电视遥控器。

这个催VScode出iPadOS版的GitHub issue (github.com/microsoft/vscode/is ),苹果每次更新系统或者推出新iPad,都会有人去更新,像个时间轴了。

我可以理解那些嘲讽「做题家」的人是什么心态。但无论是做题家还是反做题家,在真后浪面前都是底层,就别内斗了。

2022年了,你向乌干达的可怜儿童捐过款了吗?

在疫情隔离最严重的时候,移动打电话问我:疫情隔离期间,在家网络用得比较多吧?我们这边有一条号码附赠的免费宽带,什么时候可以上门安装呢?

真不喜欢「穿衣自由」这个词,听起来太没文化了,叫「着装自由」不好吗。

「有偿领养」是不是和「收费约炮」的意思有些相近了?

对上一代最大的报复,就是不把它们身上的东西带到下一代。

原来LG Ultrafine 4K和5K的下行USB速度都是5Gbps,要Studio Display才能有10Gbps…

程序员在国内社交平台上的地位隐隐有些像当年欧洲的犹太人。

原来Android到最近才支持exFAT啊……

看到一个神奇又精准的比喻:「应届生身份就是社会意义上的处女膜」。

广电出新手机号段了,程序员们验证手机号的正则表达式更新了吗?

难怪上海(听说)是全世界生育率最低的城市,从上海回家这一个月见到的小孩恐怕比在上海一年都多。

才留意到最新的Mac没有Launchpad键了。

真的很讨厌USB 3.1/3.2这种含糊的说法,用USB 3.1 Gen2也比这个好,或者直接用带宽来表示也好啊。

电饭锅应该是抽象泄露在生活中的典型例子,它试图替我们自动区分「煮饭」和「保温」,但因为我们不知道它是怎么区分的,也没法手动区分,个别时候就会很麻烦。

粉圈有两大怪象:一个坏人突然宣布自己喜欢某个明星,这个明星似乎就要连带着背锅;一个普通人要是喜欢一个厉害的明星,仿佛他自己在身边人面前也多了份优越感。

判断一个东西是不是垃圾的方法就是,如果免费送给你,你还要不要。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