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反复听完一个女歌手的歌。六年前是孙燕姿,两年前是徐佳莹,现在是A-Lin.

在B站只要看到吹8G内存MacBook(尤其是M1)有多流畅的,直接进去点踩。

终于把Swift放到服务器上了,所以能做什么呢?

也许比停止学业压力更重要的,是停止年龄焦虑。娱乐圈那么多整改,不如加上一条,禁止未成年练习生出道。

同性恋看到异性恋的片会觉得恶心吗?

把服务器从Debian9升级到Debian11,花了几个小时,结果Mastodon还是挂的。本来没想管,结果自己好了??

从我离开人文以后,身边的年轻男性里就很少有喜欢在网上表态的。自那时我就意识到,国男没救了。

以前有人说不要上推特,上面的内容会冲击三观,我以为指的是政治,社会意义上的人类。上了以后,才明白说的是生物意义上的人类。

会有人和我一样,希望降薪20%,一周只上四天班吗?

尝试重新定义一下你们所说的「内卷」吧:一群人的生活质量,是由其中能接受的生活质量最差的那个人决定的。

所以阿里腾讯被反垄断以后,现在微信里可以发淘宝链接了吗?在淘宝搜索东西可以不用登录了吗?

我建议大家以后别用什么中文互联网、简中互联网这种词形容咱的互联网了。哪有什么正经中文,叫简体拼音互联网还差不多。

瞎写了一个V2EX App,然后被苹果拒了。理由是:如果有UGC内容,需要提供一套让用户标记冒犯内容和屏蔽恶意用户的机制。

而我远离微博就是这个原因:相比B站,我没有办法在微博上容易地屏蔽我不想看到的内容。为什么拉黑一个人之后,还可以看到这个人发布的内容呢?我是否可以举报微博这个App呢?

在平台ABI、指令集手册和语言标准里翻来覆去找「可不可以这样做」属实难受了些。看来法律工作者们也不太容易啊。

最近鼓捣iOS的时候,自恋心上头,想着要不要给自己做一个Fan Club app. 要是没有Fan,还可以强行解释成凡Club.

每次在(上海的)地铁站进站时,都能看到很多拿着iPhone缓慢地找到乘车码然后对准好几次的人。这让我意识到苹果在中国流失用户是有原因的。

看到某期IT公论的一句话:「如果你不觉得老婆比自己聪明会让自己显得没有尊严,那么机器比自己聪明同样不应该让你觉得丢脸。」

软吹喜欢吹有多少生产线依赖旧的Windows系统,并以此为骄傲;和果吹谈到iPhone利润率有多高很自豪,颇为相似。

打击教培行业和青少年游戏,第一出发点可能还真不是为了生育率,而是领导觉得,既然疫苗接种率可以这么高,那近视率也应该能那么低。

「越来越多人选择做家庭主妇」和「越来越多人考公务员」其实是一回事。如果你觉得做家庭主妇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那考公务员也不该是。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