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收拾东西翻出来一张旧传单。2015过去六年了,我很怀念它。

在上海天气达到30度的第一天,我要去吃顿火锅。

这些数码博主为什么不内卷呢?比如评测手表的时候去游泳池拍个视频。

最近听《我的快乐时代》这张专辑又有了新的感觉,大概是因为那年的陈奕迅和今天的我一样24岁吧。

吃饭聊起过生日,同事说他从未过过生日。大家问老婆不给你过生日吗,点头。又问你给老婆过生日吗,答曰是。唉。

那是个理想主义的时代。「邱哥」也能成为Google敏感词。

Show thread

有时候听同事聊起上上个十年网络的故事时就想感叹,在今天,我也算个老网民了。

生活没有一个确定的method,生活是一组constraint,可能有解可能没有。

每次在健身房跑步的时候都在告诉自己,我跑步是在行善,我多跑一公里就有一个中学生可以少跑一公里。

不管是谁的粉丝,我都很乐于看到选秀维权这种新闻,闹得越大越好。因为我从小就非常乐于看到「商家坑人结果被头铁的玩砸了」这种故事。

工作以后明白的关键道理之一就是任何事都有priority,有些事可能到你离职甚至接手接手你的人的人离职了也不会做。在这种原理之下,「既……又……」就显得很可笑了。

如果用某不敢提名字的民族品牌粉丝喜欢说的逻辑,特斯拉被骂得越厉害就越应该买特斯拉,因为「出了问题全社会都帮着你维权」。

在大城市碰上应该是很难的事情。

地图软件应该加入地铁线路在某站哪侧开门这个信息。

我好像很少在豆瓣看到关于豆瓣的负面信息。在其他论坛都没这种印象,是豆瓣用户对平台的认同度比较高吗?

Incel的心理问题就在于他们把是否有异性喜欢当作人生的核心价值。然而一些嘲讽Incel的人最爱说的话是「这样没有女生喜欢吧」。真是讽刺。

其实回形针在去年3月出事以后几乎没有什么更新的「黑料」,结果突然再次被爆破。舆论真是个有意思的东西。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