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行业的内卷不光折磨着程序员,还折腾着用户。那么,到底谁得利了呢?

披荆斩棘的哥哥:在互联网上不知是人是鬼,热衷评价嘲讽他人的娱乐圈长舌妇们,的确配得上中年哥哥们的油腻。

多数情况下,普通网民在网络上想拉黑一个人,是想不看到这个人的一切言论。可惜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平台都没有意识到这点。

苹果应该给阿里巴巴移动团队发个奖,因为我猜他家App才是很多人换新手机的动力——说实话专门写恶意App都不一定能有他家的卡,这个要水平的,怪不得招那么多人。也正因为我不用阿里系App,所以才会有iPhone 7还能战的错觉吧。

感觉现在的大学生虽然因疫情所困,但梗比今天多好多。又羡慕又不羡慕了。

丁真相关的各种二创早已经脱离了丁真本人,算是马保国之后少有能让我笑得这么离谱的互联网梗了。要感谢这些表情和音乐创作者对我在上海封城期间情绪的贡献。

苹果官网买7 GPU的MacBook Air (M1),从512G SSD升级到2T要4500¥,这个价格在亚马逊可以买3个2T的三星T7 PSSD还有剩。

阻碍生产力的最大因素是不知道吃什么。

今天把尘封的Filco又拿出来用,说实话长了些,87键右侧部分几乎用不到,还影响右手摸触控板。去网上看了眼Filco的67键,这空格键快跟妙控键盘差不多短了,还是HHKB键位适合我。

我对Mac玩游戏这件事的几点看法:
1. 现在的Mac不是一个合适的游戏平台;
2. 苹果没有真的让Mac更加适合游戏的意愿,Apple Arcade的目的是推进强化版的App Store生态;
3. 买来一台电脑想玩游戏,或者想让自己的电脑可以玩游戏,是非常合理的诉求;
4. 认为一台电脑不适合玩游戏,所以就是垃圾的人,不仅魔怔,还不适合交朋友;
5. M系列芯片的高性能和持续增长的Mac用户数是Mac成为游戏平台的动力,但还需要苹果顺水推舟,至少不从中作梗。

看见MC光追的视频,联想到Metal也支持光追API,Apple Silicon Mac的图形性能也不差了,Mac上的MC是否也有加入光追的希望呢?好奇地打开了lwjgl,然后想到,哦,MC不是开源的。

真不知道上海解封、房子到期、WWDC三件事哪个最先发生呢。

Safari一个如此热衷于标榜隐私保护的浏览器,隐私浏览模式居然做得这么烂。

我到现在也没明白为什么incel会成一个骂人的词。

我很难想象连macOS和GNU/Linux都深有不满的人,用起「国产系统」时是怎样的心情。

RMS这个人说话挺有趣的:「如果非得使用非自由软件,那各位教师最好能在课堂上提醒大家,『很遗憾,这门课必须得用 Zoom 来上,真让人羞愧。』是的,这么一句话就足以在学生们心中植入自由软件的小小种子。而如果谁都不提,那么自由软件很可能出现认知断层」。

另外我还找到一份2011年7月苹果对OS X的宣传材料《OS X for Unix Users》,里面把动态内核扩展作为OS X的一大卖点。而kext现在已经是deprecated的状态,甚至需要关SIP才能继续用了。真是时过境迁,越来越像监狱了?

infoq.cn/article/gCX0v5Iz0gAyl

好久没打开Steam,居然发现太阁立志传这个月要出重制版了。虽说是明着圈钱,但好歹是陪伴自己这么多年的游戏,补个票也不过分。

gcores.com/articles/147297

今日学到的金句:学术和知识的关系,如同卖淫和爱情。

@mouv666
之前有个App叫全现在,听说一部分人马是好奇心过去的。下载以后没怎么看过,刚刚打开没东西了,发现他们这个团队也被砍了...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