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台好的Windows笔记本的MacBook,并非死在发布M1的2020年,而是2016年。

这个时代,泛滥的不仅是消费主义,还有「消费主义」这个词本身。「觉得没有拥有好的东西是耻辱」和「觉得想要好的东西是耻辱」都是有问题的。

相比企业用户,消费者的钱可以说最好赚,但有时候也最难赚。

bilibili.com/video/BV1B44y1x7o

想起自己2018年上半年,没找到工作那段时间,天天窝在宿舍里玩《传送门2》。的确是个好游戏。

人脸的骨架结构真的很有趣:一般的人我都觉得瘦了没那么好看;但看到段奥娟的vlog,这种人很瘦很瘦的状态是会比正常状态好看,也很无奈吧……

微博上的「反女权」和「女权」的区别在于:一个拒绝思考,一个以为自己在思考。

把夜览打开的头几秒会觉得「怎么这么红?」,然而一分钟后就习惯了。人的适应能力很强。但反过来说,在同样的环境里待太久了,也会导致愚钝,不再敏感。

为什么有男明星代言卫生巾,没有女明星代言剃须刀?

从包里拿一件东西出来的复杂度是O(n^2).

微博完全可以做一个通过识别内容来屏蔽或关注的功能,并以此收费。然而这并不是他们想达到的(流量)目的。

虽然麦当劳的自助点餐机宣称支持Apple Pay,但今时今日很多店里已经实际上不能用了。

「因为不送充电器而被罚款」这新闻真是令人神清气爽。喜欢苹果产品,和看到苹果挨打而高兴,不矛盾。

一个笑话:00后写代码大概不会这么难了,因为说话全是缩写。

一个发现,不一定对:自从新冠流行起来以后,人们对「非典型」这个词好像没有那么敏感了。此前都会尽量用「不典型」替代「非典型」。

不混日子的东哥的事情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传说妇科检查的时候检查单上可能会有几个神秘的字母和数字,某日有人爆出来说这段内容大致的意思是「有过几个性伴侣、怀孕过几次」等信息,然后就有传言说这些数据都是可以化验出来的。结果有位医生博主对最开始发博的人破口大骂。我至今不懂为什么他会被骂——直接说「这些信息化验不了,都是医生询问出来的,且属于患者隐私」不就行了吗?好比有人说,女生挽着刘老板的手上电梯就是仙人跳,你不同意,直接说「这段视频的 xx 信息推断不出仙人跳,因为…」不就行了?干嘛要闪烁其词对核心问题避而不谈然后把对方批判一番?也许我们互联网的矛盾,不在于立场如何,而在于大家会不会说话,会不会动脑子。

当其他编辑器总有用不惯的时候,就觉得 Vim 像自己的一个老朋友。

之前在 V2EX 看到网友提到,现在的 Apple Store 工作人员平均水平越来越低了。毕竟苹果店越开越多,也没办法。不清楚这个岗位有什么特别要求,但估计也不会说一定要你有多丰富的对苹果产品的经验和感情。所以和室友在回去的路上经过陆家嘴 Apple Store 时,开玩笑说我们也算是可以在这里当 Genius 混口饭吃。想到这里好像突然明白了点什么。大家都是在混饭吃。老年人和小地方的青年人也是被动地成为赛博世界的移民。根本不必在意什么「理想世界」在一点点消失,反正苹果自己也在堕落。你以为短短八年间世界变了很多,可其实内核还是那个样子。

每次等公交的时候都会发现,有一些人好像并不是真正地急切想上车,因为他们没有认真地推测车会停在哪个位置。而还有些人下车的时候很着急,车门明明没有人,提前几个站就要挤到门口,仿佛到站就要马上下车做什么事情。但下车以后又不紧不慢了起来。

很多墙外的人不理解,为什么墙内的人要为警察开枪而鼓掌,然后得出一些奇怪的偏执结论。然而国内的问题不是执法太多,而是太少。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