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程序员修炼之道》里有一个很有想法的观点:学习技术是一种投资,不同技术的成本和收益都不同,需要学会甄别。

有没有一个消费电子博物馆,存放历代标志性的手机的?

C++程序员仿佛从物资匮乏年代过来的人,写什么语言都要担心会不会产生不必要的Copy。

瞄准某种言论,而不是某类人群。

来上海这么多年,区别就是iPhone的广告从5S变成了12.

iOS的Siri推荐还真的挺智能,每次去全家都能把他们的App放到第一个推荐。

希望Apple Glass能有一个自动识别眼睛是否疲劳的功能。不过——不会是低频PWM调光吧?

一些词语的意义是不能随便扩大化的:人人都是精日,那人人都不是精日;人人都是女拳,那人人都不是女拳。

陈奕迅唱「谈恋爱,游天地,做喜欢的工作,和享受游戏」,我好像这四个同时做过…

那种全部是表情包填满的视频真的没啥意义。

也许老了以后有小孩的一个好处是——有人帮你整理作品了。至于什么作品?我还年轻,我还没有作品。

我明白了,我酒量不好的原因就是身体内自带酒精,说多点话就像酒喝多了一样。

我甚至觉得HomePod mini这个大小,可以出远门的时候带上,插酒店里用。

一面是「城市中产阶级」价值观在网络上渐渐成为主流声音,一面是不少人对《你好,李焕英》中那个年代的生活方式也缺少共鸣。有趣的对比。

距离iPhone 12开售已经五个月了,我才第一次看到有人真的用MagSafe的卡包。

外卖是反人性的:要在饭点吃到,我需要提前点,但那时候我根本不饿,对吃的一点也没有兴趣,甚至还处在上班状态。

虽然口腔溃疡真的很疼,但每次对着镜子看溃疡的位置时,那一块白和嘴唇的红色竟然有点撞色的美感,忍不住多看两眼。

顺便说,区别「Target到macOS的SwiftUI写的iOS应用」和「SwiftUI写的macOS应用」还挺拧巴的。不过想了想也确实有意义。SwiftUI和AppKit/UIKit的界限也许本就没有那么清晰。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