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小农思想:指认为人口减少就能解决内卷。

到今天还觉得在国内呼唤分级制度解决问题的,多少有点不了解社会了。

部署Mastodon两年了,还没研究过中继站这玩意。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新的NAS软件系统的设计,或许引入中继站和类似数字货币的公私钥设计是个好主意。

我觉得,比转发一些视频更重要的事是,在大众中科普必要的网络安全知识。去中心化的沟通工具看来很有必要。

我已经懒到服务器换成FreeBSD这么久,都还没有写Mastodon启动脚本,而是直接开tmux跑三个进程,服务器要重启就手动再开的程度了。

终于把最近一次打车,3月9号的钱给付了…

虽然情感上我反对俄罗斯这场战争,但当看到真的有俄罗斯年轻人穿着带有Z和V标志的服装时,我竟然觉得非常地……兴奋,好比某个生物学家发现了新物种,即使它有毒会攻击人,可还是很兴奋。某种意义上,我理解了为什么欧美右翼反而会支持俄罗斯这个敌对国家。一部分生活在简中世界的人意识到自己身处泡泡之中,但他们尚未探明,泡泡之外,仍是一层泡泡,再向外走方才是真世界。切勿把两层泡泡中间的空间当作绝对的真实。

终于把服务器迁移到了FreeBSD,但怎么感觉变慢了?

HHKB这个键帽好舒服,比我用过的其他PBT键帽都润。

「什么是神友?」「永远都在赢的一群人。」
「什么是兔友?」「永远都在赢的一群人。」
「那他们有什么区别吗?」「没有区别」

网暴一个人叫网暴,网暴一群人叫表态。
一个人网暴叫网暴,一群人网暴叫正义。

为什么咖啡馆的桌子都这么矮?坐着很难受。

过分神圣化婚姻和过分污名化婚姻都是有毛病的。

我不会觉得母亲没有把我生下来,她、世界、我,会变得好一点。也许成长过程中充满仇恨的人会这么想吧——如果自己没有被生下来就好了。

一个事实:每秒都有人拿起手机,每分钟都有某处的闹钟响起。

每次听到《麻雀》这首歌,都还能回想起疫情以前的世界。

我毫不怀疑Apple以后在国内的广告语会是「大的要来了」。

我害怕狗,但是狗未伤我分毫。

为什么苹果在美国时间早上发布,而中国的手机厂商都在中国时间晚上发布?

在大家都在裸奔的今天,一些人保护隐私的方法不是「不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信息」,而是「你知道了也没有用」。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