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我没有追过《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个节目,只是常常在微博热搜,和自己被买的赞里见到。实话说,当我看到这群人和「公演」「分组」这些词同时出现时,我的反应是:尴尬。不是因为我觉得她们的年龄已经「不合适」了。因为实际上,甚至在看比她们更年轻一代的人参与的选秀节目时,我也有类似的感觉——「和年龄不搭调」。这是我思维惯性里明显的问题,也可以承认是和成长经历有关。成年人就只能在社会这个大游戏里玩,不该在「小游戏」里跟随规则找到快乐——我当然知道这不对,但难免有时会这样想。反思。

汶川地震纪念日那天看马前卒更新的节目,里面提到了人类学,我脑子的第一反应是人类学的英文单词 anthropologist,对这个从未使用过的冷门词汇记忆如此深刻,来自于 2008 年看的那套《陈光吸英大法》视频。刚好,是在汶川地震的前两天看的。记忆就如此巧妙地和现在串在了一起。

就像亲历过恐怖袭击或者其他安全事件的人会比普通人更倾向于增强安保,并且愿意用更多的隐私和其他权利来换取安全一样,很多Apple用户对封闭的 App Store 的态度,也是像应激反应——我愿意牺牲一部分的「自由」,来换取在隐私、数据还有手机体验上更好的把握。不过,开放是必然的趋势,至少在技术上是这样。

我们是不是可以用订阅制的眼光看待我们日常的消费?比如买一台电脑的时候,考虑下它的使用周期,然后算一下在使用周期里面平均每天要为它付出多少钱。这样一想就容易觉得,很多东西还是挺贵的……

为什么华为受到了来自网络键盘工业党如此的支持和密切讨论?因为华为完美切合了他们在意的两个点,一个是罔顾现实消费、文化产品独特性和复杂度的盲目「国产工业」情结;一个是在员工为公司拼命和国家发展之间画上等号的「集体奋斗」情结。然而强行划等号就是一种绑架。设想一下,一个人吃了两个鸡蛋,有人出来说:「鸭蛋明明比鸡蛋好,你不吃鸭蛋就是你对鸡有盲目崇拜!」「你不吃鸡蛋,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就能多吃鸡蛋了!」好吧。

公布IP属地是有好处的,至少它撕破了一个假象。

原来微软开发者账号也是有到期时间的。

iPadOS 16推出天气App其实是很自然的结果:iOS 15引入了用SwiftUI重写的天气App,按照惯例iPadOS的诸多功能会比iOS再晚一年,于是天气就顺理成章在今年登陆iPad了。

「所有自杀的本质都是他杀。」

各大平台纷纷显示用户 IP 所在地,有个有趣的挖掘思路:分析地区和用户主流政治观点的相关性。好像还有人真做了。

想查看上海的复工情况,有个很方便的办法:打开外卖 App,把定位设置在想看的地方,然后看有哪些店开着,卖的菜品多不多就知道了。

我觉得我适合的工作时间不是9:00-18:00,而是9:00-14:00和19:00-23:00,下午时间就应该用来睡觉。 ​​​

Whu.... 才发现已经有 zed.dev/ 这个编辑器了。以前还想过给自己的编辑器取名叫zed的。

那些看完Opening Keynote就说「今年的WWDC结束了」的人,总会让我想起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第二天,在楼下说「准备了这么久的奥运会这就结束了啊」的那个老太太。

也许是太私人了,我在现实中几乎没有看到过身边的人用Org-mode.

学习MVVM架构时,我一度很难理解(或者说适应)「显示一个对话框的方式是把绑定的shown变量设置成true」的做法。究其原因也不难理解:对应在现实生活中,关闭一个开关后自动触发另一个开关好理解,但回家后什么都不做灯自动打开了(不是声控),这个行为还是不太符合普通人的生活习惯的。

「丈育」这个词颇有点 'GNU=GNU's Not Unix' 的韵味。

想起当年的自己还是个真诚的周杰伦粉丝,把《晴天》MV里那个回眸作为贴吧头像用了好久。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