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996的问题和食品安全有些相似。「钱给到位就行」好比「贵的东西肯定卫生」。关键是,如何定义多少钱算「给到位」,多少钱一份午饭算「贵」?而且水涨船高,这个标准还会随着人们的纵容一直变化。

为什么人们相比早起更喜欢晚睡?因为起床再难,也比让自己睡着容易。实在不行,给自己扇十个耳光总能行了,这样让自己入睡试试?

说到「抵制xxx」这个话题,其实谁抵制哪个公司都是正常的,问题在于我们喜欢表态又喜欢不让人表态。当别人抵制了你自己不想抵制的东西时,你就不开心了。

iOS的系统逻辑是强调单个应用。所以那些仅需要单个应用发挥作用的程序,在iPad上就可以完成得比较好。但是iPad或者iPhone并不是很支持强的跨越应用之间的合作。这也就是iPad让很多人觉得达不到生产力,甚至鸡肋的重要原因。

完美主义有害,有大害。要把「It just works!」贴在自己脑门上,已示警醒。

虽然麦当劳的自助点餐机宣称支持Apple Pay,但今时今日很多店里已经实际上不能用了。

NIKE在日本那个争议广告的事才过去多久啊。

每次坐飞机,要下降时,工作人员总是让我把iPad收好。大概只有这种时候,iPad才会被认为是「电脑」吧。

喜欢陈奕迅竟然真的有十年了。十年前不那么流行网购,听歌也不那么方便。在杨家坪转来转去找不到一家卖CD机的地方,为了听《认了吧》。然后买了一个iPod Shuffle,那也是我的第一个Apple产品。

说起某些非开发者闹的「WWDC就是一个发布会」的笑话,我想起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那天晚上,晚会结束后一个老太太说「准备了这么久,这就结束啦?」

有限度的性别对立和身份政治,是否其实是上层社会所需要的?

数码产品谈体验,有些类似歌手谈感情,可以说是硬实力硬参数不足的挽尊说法,但也没法否认这些特质的确能吸引粉丝。

「国男」其实是不限性别的,男的女的都可以当。

人的所谓内在和外在特性,也许是不可分的。

当年看高晓松的《晓说》,Intro里他强调自己很喜欢沉稳的黑色。从那时开始,我就对白色有了格外的喜爱。

如果说当父母之前真的要考试,是否也是某种侵犯人权呢?

一个不知道对不对的观察:现在看到的广告里出现的小孩,戴眼镜的越来越多了。教培行业受到的打击,和近视率有没有联系呢?

很少遇到像Apple Store一样连切换Tab都会卡的App.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